這類型的故事,總會在我心頭埋藏一根鈍針。撞擊都悶悶的,很不痛快。

大名灌耳許久的一部作品,我2008年看的第一套漫畫。也是一個多月來看的第一套(淚)。
看完的想法嘛……是劇情還好XDb

說真的,劇情真的不震撼我心,不是那種會讓我覺得好可怕的類型。不過全套看下來可以說相當順暢,讓我想一直看到尾巴,進行節奏很明快。以一個槍戰、幫派械鬥占大多頁數的作品來講,動作的進行也相當出色稱職。

這是我所看這位作者的第三部作品,前兩部是《夜叉》與《沈睡的夏娃》,時間比《BANANA FISH》晚,就劇情時間來講,BF也比另兩部來得早。有得比較可以講的話比較多(搔頭),這是我的弱點。不過這三部的共通點實在太明顯了。整個故事幾乎可說獨為成就主角一人。這麼說是太武斷了些啦…畢竟靜之外還有凜(不過重心的確是靜遠大於凜);而靜生了個女兒,不是兒子,這點當初在看完《沈睡的夏娃》的之後可說是造成我對它和《夜叉》不同評價的決定性因素。因此,主角一人等於整個故事這趨向在BF中,更形明顯。

初期還好,在亞修還不是那麼突出的孩子之前--先前我只認為他是有個性、而且腦袋頗聰明的類型,還曾把這當作他與有末靜的區分。但看到後來我錯了、、、他與靜、靜的女兒(拍謝我忘了名字b)其實是吉田的典型主角吧?忘記是在哪裡看到的評語,說他們(去掉靜的女兒)都是那種看不見未來的角色,頗能有同感。先天絕頂的資質,後天遭虐的心靈,使他們在一一解決掉現實的困難同時,實際上目光已經不知看向哪裡,或許是能看到的地方太遠,是以對自己無處可棲更加了然於心吧。擁有一般人所沒有的一切,卻也無能擁有一般人唾手可及的。

這樣的主角卻還有顆愛人、與冀望被愛的心。某程度上,我覺得亞修是這故事中的一項奇蹟,便是在於這點,而非他那千錘百鍊的外星人體質與智商。亞修是個好孩子。

也許因為一直認為他是個孩子,所以對這角色難有那種「傾心」的感覺(像是我對BLUE那樣啦XD/////*趁亂告白*),但對於他最後的結局仍感到不捨與嘆息。明明,好像就差一步而已。

也由於故事愈到後面,亞修的能力愈加神化,隨著他心靈傷口也益發展露,主角內外的衝突取代了BANANA FISH成為故事主軸--BF只像個引子,引爆他內外在的衝突爆發、離開他原被囚居的世界,進而得以協調兩造,跳躍過那堵高牆。只不知最後他算是成功嗎?如果死不是結束,那死亡也是悲劇的協調。

離開BANANA FISH後,故事後盤就光明正大變成主角為了擺脫後援會與阿娜答雙宿雙飛的奮鬥故事了(毆)。

英二像是亞修的鞘。這種互補關係我總覺得好像在不少「少女漫畫家」執筆的故事中見過。女性作家筆下的兩個男主角是否很容易形成這種關係?(思)但思來想去,我比較能確定的好像只有出雲中帶給我強大怨念的闇己和七地(咬帕),還有另個讓我想撕書的輝夜姬。。。但作家們幾乎不曾斷然將這種羈絆關係給歸類為愛情(這大概也是讀者怨念的由來處…),而是超乎於愛情,倒也是很微妙。啊不過,到了BF的19集,最後的番外篇〈光之庭〉是否想藉著辛這個角色,做些什麼樣的襯托,這也頗值得玩味就是了。

我最近對故事結構的掌握度一直線下滑,大概是畢業後都沒在讀書的緣故(汗),所以這心得實在不知從何寫起,只好跳針式。

啊嘎嘎我想看幸福的故事)))))))(大喊)

sagax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