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完了,我破完了耶。

破關前這麼想要把它結束,為何破完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念它?

 

雖然在遊玩過程還是有些不滿,像是第三章比重失衡的重口味劇情,破壞主角形象、淡化配角與主線張力的「絆」系統;結局也有點殘缺,希望他多講一點的不講,不用一再重複的又一說再說。但整體來說,這部重燃了我對軌跡系列的熱情,還會想是不是該安裝零軌PC版或空軌三部曲來複習自己遺忘的許多細節。奇怪自己不是一直嫌棄軌跡把很多故事說得太仔細沒有想像空間嗎?原來這些就像空氣一樣會不知不覺纏住你啊。

告別那個世界會讓你想念它,我個人覺得這就是RPG最迷人的地方。雖然現在很多RPG已經不會讓人有這種感受了。

 

碧之軌跡   

 

第一輪瓦奇線,內文劇透全作。

先說說讓我不滿的地方:

 

主角獲得的資訊量過少

像是教團留下來的文件說實話還真不知道參考價值是啥,一開始還傻傻相信可以從裡面找玄機的我真是白癡。=_=文件解明的時機都是在遠超出文件內容的「事件」爆發之後,這樣別說是解明真相,連誘導推理方向這種功能都沒有啊,除了見證教團/約亞西姆的愚蠢,以及獲得一個代表玩家也徒勞的實績,其他啥都沒有。其實我覺得文件解明的時機可以更早一點,反正文件的內容是庫羅伊斯家族用來誤導教團的,那繼續誤導主角又有何不可?

零碧中釋放給主角的資訊少得過於不自然,像是為了在中盤後用大量爆點來轟炸玩家才作的刻意隱瞞,這種說故事方法或許有人覺得很過癮,但我是覺得頗不快,有種我明知道你有問題,但又遲遲不給我門路去追究答案,玩家是被遊戲製作者強制處於一個「不對等」的立場被迫看著劇情發展。本來製作者的立場和玩家就是不對等的,但只要讓玩家意識到這件事,我覺得就是故事安排的手法不夠精純。(現在的玩家真的很難搞)如果能釋出更多障眼情報(像是教團文件),我覺得玩家的注意力會比較容易被轉移。

不然琪雅這麼大一個活動謎題擺在那裡,支援課卻總只擺出笨蛋父母的寵溺態度,看得玩家我好著急啊,有種你家孩子就要學壞啦你到底何時才要注意到的焦躁。

另外一些手法我覺得零碧中用得過多過濫,像是當日任務告一段落後手機響了一定沒好事發生,主角遇到的每一票人馬各各都是情報通(託此之福我還學了一個新片語「耳は早い」),就只有警察的資訊最落後。不知道警察這個行業是不是真的就是如此「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絆系統分散配角與主線的緊密度

這是零碧中我最討厭的系統。

以我自己來說,因為我一輪是專心在走瓦奇線,所以終章能進入絆事件的只有瓦奇和莉夏,莉夏的部分還沒看到故事且不談,瓦奇的過往以故事進行來看,只有羅伊德知道而已,從瓦奇的角度出發和羅伊德建立起的羈絆應較與支援課其他人來得深。和支援課其他人則大約建立在日常的吐槽,還有支援課眾人陪他度過了與劍蛇幫、瓦魯多的磨擦,和蘭迪則還有互守秘密的默契(和蘭迪合技的戰術書名為「裏」,頗有意思)。但瓦奇以星杯騎士的身分回到支援課後,羅伊德以外的成員除了歸隊時表示了對那身裝扮的驚訝之外,其他在遊戲裡就省略不表了。

等等這樣真的好嗎?難得玩家可以多知道一點教會的情報你們都不多問一點嗎?我超想知道的耶!雖然秘辛一定不會讓你問出來,但好歹關於零碧中教會讓瓦奇在克洛斯貝爾做了啥,這個問出一點蛛絲馬跡比較好吧?!像是教會對於零之至寶的存在掌握到什麼地步之類的……黑之競賣會時瓦奇也出現在那不是偶然吧?就像帝國與共和國的情報單位都掌握到至寶的存在一樣,可以跟結社抗衡的教會想必也不會落於人後,只是教會的立場傾向觀察而不介入,瓦奇的行動自然也是靜靜看它發生。但以琪雅的保護者自居的支援課,對這樣的同伴好歹該表達一點憤怒或疑議吧?不然羈絆在哪?但故事中對這塊幾乎不處理,輕描淡寫地歸咎於典禮省與封聖省的不合,然後主角們就可以快樂地搭上梅爾卡巴航向最終的大樹了。這樣真的好嗎?我覺得法社又在刻意隱藏應該給玩家的資訊了。

特務支援課的核心只有最開始的四人,碧軌才加入的諾艾兒和瓦奇各自有原所屬的組織,沒辦法這麼融入也是情理中事。但既然加入了「絆」系統,本來我想應該還有辦法彌補吧,但並沒有。就算如我單單走瓦奇一線,最終章緹歐、艾莉歸隊時還是會有撲抱事件,對諾艾兒還是會有「贏了你就是我的」宣言──等等為何都只有女角有這種福利(?),男角明明都是若無其事地歸隊,這差別待遇啊──第一次遇到緹歐胸甲攻擊時我還懷疑我是不是點錯什麼選項跑到緹歐線去了。

這樣對嗎?不管我走哪條線,各個角色都會自動貼到羅伊德身邊嘛,到頭來羅伊德跟每個角色都有很深刻的羈絆。就算我走瓦奇線,還是不覺得瓦奇是特別的。以致最後蓋伊大哥說「你也有了最重要的意氣相投的夥伴」然後羅伊德回答「瓦奇」時讓我不自覺地出戲了。XD我怎麼看都覺得這時應該回答蘭迪啊,怎麼會是瓦奇呢,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就算我和蘭迪沒有達成絆事件的條件,但主線裡蘭迪出走那一段就夠證明他的份量了啊,那段我超感動的Q_Q,配上【乗り越えるべき壁】這首配樂犯規到不行。相較之下瓦奇和支援課就缺乏這種殺傷力的劇情,反而和瓦魯多還比較多咧。OTL

既然到頭來每個角色固定的羈絆就是那樣,那為何不統整在主線裡一次讓玩家玩到,而要安排這種不自然的選項呢?如果就是為了讓玩家多玩幾輪,那實在也大可不必,畢竟第一輪分配妥當還是可以把每個人的故事都看完。到頭來我只覺得這是個既傷害主線完整性又傷害主角形象的雞肋系統。

每個女性都喜歡上主角到底是哪招啊?我想玩戀愛遊戲就會去玩戀愛遊戲,不用法社替我費心煩惱啊!!!

莉夏和劇團的羈絆已經夠深刻不用羅伊德去插花;與其讓諾艾兒也攪和進去,不如讓他終盤倒戈時間持久一點,變節迅速讓我對曹長最後一絲好感都沒了,覺得他連原則都很廉價OTL。以戀愛感情來說,只有艾莉和緹歐的感情經過零軌的鋪陳我覺得是自然的,不會讓他們的形象受損;至於男性陣那都是友情較沒爭議。(法社如果更敢一點把男性陣全做成BL羈絆我還會比較佩服他的決心咧)

和諾艾兒最大的對比就是米蕾優了。這個角色不就證明了就算不加入主角後宮也可以很有魅力嗎?

非戰鬥成員的女性羈絆則表現得比較距離適宜,擺明就是個service對主線較不干擾。賽西兒到最後思念的依然是蓋伊(不過因為我走瓦奇線所以最後看起來羅伊德對大嫂還是抱著戀慕之心),伊莉雅和修莉最重要的還是劇團,芙蘭還是最重視姊姊,琪雅就不用說了。

啊不過,間章的遊樂園還是有娛樂到我,和支線任務不同,這段不同對象的對話差異較大,可以看到各個角色私下的一面,對樂於蒐集細節的我頗為受用。光是占卜那邊就讀檔讀個沒完XD

 

雖然在戲份分配上有許多讓我不滿意的細節,但這次碧軌整體劇情該有的強度還是有達到,讓我破關到現在還無法抽身。

 

克洛斯貝爾的「壁」

三、四章後劇情排山倒海而來,主角卻只能被動接受的情況,讓我有種陰鬱不快的感受。

發現亞里歐斯和索妮亞司令都站在大總統那邊的時候,感覺被一直以來信賴景仰的長輩給搧了一耳光;再加上蓋伊之死的謎題在那攪和,讓我一度把課長也懷疑進去;甚至連諾艾兒也服從於體制之下(雖然變節得很快)……克州的「壁」遠比所想像還巨大地矗立在主角面前,總站在前方提攜鼓勵你的長輩們,和黑闇最終的搏鬥結果是選擇與它妥協。

不過終章很快就發現司令還是身段柔軟又好說話,課長也因為還是白的所以有空氣化的嫌疑,所以這個「壁」的感受很快就消退不少,認真面對你的只有迪塔大總統。

大總統的正義論在零軌時也讓我很有感觸,但沒想到他說的「人是追求正義、合理的動物」不僅是在激勵主角與他自己,更把握這點而反過來操縱了民意。「追求正義」不僅是督促人前進的力量,反過來也會成為弱點,這點在迪塔身上也得到驗證。

與迪塔一戰,只不過是主角們的「正義」暫時獲勝罷了,照主角的說法,所謂正義應該是要順應時勢調整、而非恆久不變的真理。當一方執著於壟斷、鞏固正義/真理的解釋權,等待著他的就只剩下被打倒的挑戰與事實。我自己是蠻能接受這個解釋的,就好像任何主義、學說都有它的立場與觀點一樣。

艾莉在終戰前提到「政治」是要複數的人一起參與才可以成立,反駁了貝爾和律師的碧零計畫,這裡也是我感受到劇情中艾莉最亮眼的地方。艾莉、緹歐的背景在零軌算是交代得挺完整的,碧軌中雖沒有像蘭迪那樣強烈的事件,但在各自擅長的領域的表現恰如其分。因為琪雅的緣故,光環最終會集中到羅伊德身上,似乎也是沒辦法的事,雖然我不是這麼喜歡關鍵繫於一人的表現方式(儘管他再三強調這多虧了大家的羈絆)。

說到琪雅,一直疼愛的小女孩什麼都不跟你解釋,就跑去當敵方的終極武器,這也讓我非常受打擊;雖然琪雅的異樣在故事中一直很明顯,雖然打從黑之競賣會將她抱回來就知道有這麼一天,但她「什麼都不說」才是最打擊我的地方。以致後來其實我沒辦法再喜歡琪雅,感覺自己被一個識得萬物的至寶給輕視了,如羅伊德所說,碧零計畫忽略了人類擁有「尊嚴」這個事實。

關於主角,羅伊德口才一流、思路明晰,除了遲鈍擴大後宮這點,過於全能也讓我較難以和他產生同理心。但最後他熱血地說「正因面臨不得不跨越的障礙,人才能像個人一樣往前走」,拒絕了由至寶主導、沒有挫折的未來,這裡真的鼓舞到我了。與蓋伊大哥的對談也很感動我心,像3rd那時約書亞與萊維訣別一樣,流露出弟弟的脆弱與依賴,還有無法輕易捨去美好過往的悲傷,讓人覺得溫馨又傷感。(不過下次可以換個梗嗎?)

最後克州收復獨立(?)似乎迎向了美好光明的未來。不過我忍不住還是會省思奧斯本宰相說的那句話:「微小的意志會被巨大的意志給吞沒。」當主角眾人的意志/力量從微小堅持到茁壯成為強大,當他去打倒了某個目標,也會併吞其他微小的火苗,這是相對的。沒有可能兼顧所有個體的意志。將來軌跡系列有沒有可能讓主角不要打倒誰,就是保持著自己的意志,看著最後的結果到來呢?

會這麼想,可能是因為打敗大總統時,讓我感到有點悲傷。伊安律師留給皮特的那封信,也讓我發自內心同情他。伊安雖是個沒什麼份量的黑幕,但這封信描寫了生存在克州這塊土地上人們的無奈、哀傷與微小的幸福。

 

聊聊瓦奇吧XD

第一輪就選瓦奇線除了我很中意他之外,還有個很大的因素是想知道更多教會/女神信仰的秘辛,雖然初玩碧軌時並不能確認瓦奇的身分,但多少能推斷和這方面有關。可惜的是教會這一方露的痕跡簡直比結社還少,讓人失望。

瓦奇線著重的點在於瓦奇個人在克洛斯貝爾覓得第二故鄉,建立聖書會後與劍蛇幫的競爭關係雖然只是層偽裝,卻讓他樂在其中──享受在教會或是鄉里不能擁有的人生,如他所說在聖書會表現出的他才是真正的自己,對得到聖痕後失去一切的他是另一種重建人生的形式。

但身為教會的星杯騎士「蒼之聖典」這部分卻是輕描淡寫。蒼和碧相同發音;瓦奇是巫子,琪雅則被教團奉為御子,發音都是mico。這大概就是瓦奇姓氏的梗吧,對主線無關痛癢,天之車的重要性比艦主高多了。

我覺得瓦奇個人在零碧的劇情有點尷尬,但就他代表教會的立場,也許是在為未來的作品埋梗,這短期還看不出來。我從頭到尾都帶著瓦奇,就是希望看看他和結社的對話,可惜的是二邊口風都很緊,比較重要的大概只有瑪莉安洛德說的「雙方再次分出高下大概是在帝國」,還有最終戰前提到「起源之地」這個名詞,但這些零碎的資訊目前都無法拼湊出什麼。

談瓦奇線,其實不能少掉瓦魯多,但我直到象之領域決戰前都覺得他是個糾纏不清的癡漢不太喜歡他XD。劍蛇幫和聖書會二團體的待遇隨著首領不同差別也很大。一個早早洗心革面成為向上青少年,一個癡癡等大哥回巢最後還被毆進醫院;每次和聖書會對話就覺得他們是群懂事的好孩子,劍蛇幫就無理取鬧跟頭子一樣自己的行為要別人來負責。教會的感化力量果然還是很偉大的,我每次看到阿巴斯的光頭就有種安心被治癒的感覺。

碧軌最終章的迷宮與頭目設計相當用心,我覺得是軌跡系列裡最有份量的終章。四個領域具現出四個BOSS的內心世界,設計也各各不同;「色」感受到少女的反覆無常,「象」則是一個不良少年對小圈圈(聖域)以外社會的排斥,「業」是戰場業火,「戒」則是風之劍聖多年來內心的層層枷鎖,不止是武裝也是加諸己身的禁錮;以及整個碧之大樹就是琪雅的內面世界,碧之虛神很多招式都讓人覺得是個討糖吃的任性小孩,打太痛就把你流放異界,快打輸了不願面對現實就崩壞因果。

到頭來瓦魯多追求的就是對手的全力一擊,雖然總覺得聖痕要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但也許對少年拳頭相交的友情(?)來說,這就是個對瓦奇來說最真實的結果吧。再配上【Get Over Barrier! -silent devotion-】的旋律,我也無話可說了。

 

劇情以外的

戰鬥上瓦奇也是我的愛用角色,魔攻高速度快,他的大圓範圍中斷魔法技三聖卡是碧軌中我最愛用的招式,因為招式動畫快遠距免移動省時間又好看XD,再加上爆擊率高傷害也不難看;他的第二必殺技也是我最常用的必殺技。由於EP和CP消耗都高,主迴路エンブレム也是掛在他身上練滿的,空時屬性跟他結晶鍊也很搭配,比較可惜的是他的高迴避率因為常常需要唱法沒有太大施展,還有因為固定前排所以他的犯規支援技我只享受過一次QQ。

其他角色:緹歐太全能了,加上這代BOSS很多人模人樣的怪物,零之領域非開不可;羅伊德有自身團體BUFF加上速度迴避血量,是個優異的前鋒;蘭迪的技能沒有展現傭兵的強韌,沒有自身BUFF這點讓他徒有高攻擊力卻不見得高傷害,如果不是他跟主線比較密切,我會選擇莉夏;如果瓦奇武器的迴避率加到莉夏這來她就完美了;諾艾兒對小怪很棒,對第四章的限時戰鬼更是個偷吃步的大功臣,但終章歸隊後我就沒把他放到前排過了,他跟主線的關係真的好淡薄……達德利也是,他加入太晚,我只想破關不想再適應他調整隊形XD;艾莉和瓦奇的型態很類似,Normal也不太需要他的警醒之鈴,所以被我丟去當後援了。

碧軌比起零軌新增、調整了不少系統,像是因為最終防具可用U材料和耀晶石碎片交換,減輕了零軌最後U材料與碎片無用武之地的窘況(雖然實質上的最強防具在第三章就可以在百貨店買到XD);食材價位也提高,遏止料理橫流;爆釣勝負增加釣魚的趣味性;因應主迴路魔法和BUST系統,敵方難度調高;還有ATS的BUFF回合增加(零軌只有三回合包含驅動回合實在很囧)……等等。

 

最後一些令人在意的……

終章裡收復克洛斯貝爾後和羅伯茲主任對話,會發現主任很在意一件事:神機的名字アイオーン和艾普斯泰恩財團研發的アイオン系統(內建在緹歐胸甲裡的那個)出自同一語源Aeon。這個字和真之睿智グノーシス以及藍草プレロマ都出自希臘的宗教/神話學(參見wiki)。或許可以從這裡窺見軌跡系列將來的布局,也就是幻焰計畫以及大崩壞前的古文明世界的樣貌。

空軌到現在大概可以得知一點訊息,賽姆利亞大陸上的「神話世界」其實是高科技文明的世界,所謂的女神、至寶、聖遺物等也有相當的可能性是超高科技的結晶,因為在大崩壞後遺失了,所以對主角所處時代的科技來講,反而成為一種超科學、超自然的存在。第一次與賽蘭德醫生討論古諾西斯成分及效用時,可以看到醫生有這樣的感想。

結社與教會應該就是掌握著這些前代文明的組織吧。教會將古文明化為信仰,某層面來說以宗教力量穩定了大陸的秩序、倫理,但另一方面教會因此獲得莫大權力(甚至武力)也是事實,組織中是否有另圖私利之實則是之後才要討論的事吧。目前看起來,教會對古文明採取保守封印不讓其浮上檯面的做法,結社則反之,每次計畫執行都非常高調。

教會本身也運用古文明作為自己的力量,像是鹽之杭這種聖遺物,聖痕說不定也是其中的一種(說到這個,聖痕的力量來源都是「深淵」,大丈夫?);碧軌中亦言明「天之車」梅爾卡巴是教會私下與艾普斯泰恩合作、研究再現的古文明遺物。再回頭看看這次的碧零計畫,庫羅伊斯家的魔導科學建構起來的巨大網路、P2P的資源分享。

科技愈發展愈逼近「女神」的領域,賽姆利亞大陸現在或許是進入一個文明復興的階段呢。

 

對了還有,琪雅在揭幕儀式看到市政大樓說「好像曾經看過」,這個最後有解釋嗎?想不明白。

 

--

這篇寫了好幾天,有些地方寫得很細,但沒寫到的地方也很多,又因為不擅剪裁而卡稿,最後還是先寫這樣吧。幸好碧軌可以給我這樣的滿足感,為這一連串RPG轟炸暫時劃下個休止符。

當初零軌結束之後可以直接玩碧軌,FC+SC可以連著玩,這些都是好奢侈的事啊!下一款那由多的軌跡應該不是續集,究竟帝國篇要讓人等到何年何月呢?

sagax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IVY
  • 那個...關於琪雅在看到蘭花塔說"曾經看過"這一點,由於資料稀少所以在下勉強猜測"改變過去"做了兩次以上。

    根據羅伊德三不五時會夢見(零一次碧一次)只有4人去攻略太陽堡壘,也許可以假定被修改過去因果的主軸人物對"真正的因果"多少有些埋在潛意識的印象。

    那如果按照貝爾的計畫,琪雅成為貝爾的乾妹(?)。最後成為神子之後卻改動過去希望自己能夠不要成為貝爾家養女(原因不明)的話,那"現在的"琪雅會對蘭花塔有印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順帶一提,我覺得琪雅不說明自己的煩惱應該有貝爾在後面指示...特別是在米修拉姆玩過之後貝爾就怪怪的。
  • 原po XD
  • 謝謝你留言回覆我的疑問^^

    「改變因果不止一次」這個說法或許可以解釋我的疑問,不過我還是蠻惋惜遊戲裡沒有把一些我在意的細節表達清楚,不過留一些想像空間也不錯啦。

    不管貝爾對她說了什麼,她什麼都不跟支援課透露我真的是覺得白養她了(?),當然她也是有自己恐懼被知道的事情,也是個小孩子所以沒辦法處理好這些情緒,這些我覺得都可以理解,但她就是踩到我地雷了(攤手),我沒辦法接受這種無視對方心情的為對方著想的方式,覺得這是種傲慢。小孩子還是像小孩子那樣地任性比較討喜,而不是那種犧牲自己的姿態,當琪雅選擇這個方式的時候,就不是我原本喜歡的那個小孩了,我覺得她進入一個比較複雜的少女心時期,所以會用另個標準去看她。
  • IVY
  • 說不定是叛逆期XDDDDDD(誤)

    這次碧軌的結局稍微有點干扣,很多事情都沒說明完全。到底兩年的苦難是怎樣拉拉拉拉拉,拜託給我一個真終章讓我知道接下來在幹嘛,多五章我也沒意見阿。(F社:可是我們有意見)

    絆系統我最不滿的地方是誰告白他都接受,雖然如果羈絆是男性的話哥哥會特別提到艾莉,可是你為什麼會接受諾艾兒?!?

    拜託要出fans disc就出拉。(萬分糾結)
  • 原po XD
  • 絆系統就是不上不下的啊,又要讓你選擇對象,又不斬去其他條線的service,羅伊德必須死也只是剛好而已(?)其實我討厭的是這個系統不是主角,如果閃軌再來這招我就……我也不能怎樣orz

    對象是男性哥哥會提到艾莉嗎?我看別人的紀錄沒有耶@@

    碧軌斷在一個很尷尬的地方,那二年告訴你的話閃軌之後的也不用出了XD 可能只能期待閃軌之後的系列有零碧的角色出來插花了(給我瓦奇!!!)
  • IVY
  • 希望閃軌不要走這種戀愛RPG阿............

    請無論如何都發好人卡給主角!!!!(壞)

    回去又看了一變,原來不是特別提到艾莉阿...只是把原班人馬點名(?)然後有提艾莉(你把提歐放到哪裡去),不要在這種超級後面的地方放不同的對話阿XDDDDD

    根據他們的慣例,瓦奇接下來應該還是會繼續出來吧。不然每次星杯要插手就讓凱文來也太煩XDDDDD
  • 原po XD
  • 不過看到閃軌的角色設定…其實我是不期不待Orz 雖然大多人都說羅伊德必須死,但這種系統在市場上事實上還是頗討好的,因為這樣萌角也會變多,滿足玩家各種需求。

    凱文比瓦奇討喜多了啊XDDD他還有莉絲幫他加分,瓦奇只能附贈光頭和癡漢,這在男性市場裡沒甜頭。比起來出現新的騎士的可能性還高多了~(根據PTT法板來看,軌跡的男玩家應該還是多於女玩家)
  • 零鬼
  • 大總統一派會突然有如此改變
    及其雅突然倒戈,我跟筆者一開始也有相同的疑問。
    但如果別用主角的立場去看整個事件,
    用克洛斯貝爾的居民的角度,
    會發覺一切都說得過去

    在此先講述克洛斯貝爾的立場,
    它夾在帝國及共和國兩大勢力中間,
    隨時等這被瓜分的一個國家,
    對於有超群遠見的大總統,風之聖劍等人。
    甚至擁有預見未來的其雅而言,
    這些事實已即將發生,
    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故事設定其雅擁有有改變因果的"幻"之力,
    對於預見未來的能力應該是家常便飯,
    所以故事中才會不斷重複著"為什麼?為什麼?"的不知所云
    想必是看到她他最不想預見的未來。

    以現實來比喻,
    講國家之間的問題可能會過度政治話題,
    我們講點科幻的,
    如果我們預見有某星球的外星人即將入侵地球,
    我們今天手上有核彈或者比之更可怕的的武器,
    不會先"下手為強"?那怕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
    誰希望被入侵呢?
    這時地球就有一群和平主義者會出來說話:
    等確定對方有要入侵的舉動再反擊之類的。
    然後等到外星人準備好入侵,
    那時核彈及其他武器都失去作用的時候。
    影射故事劇情大總統一派就是主張先下手為強的地球人,
    主角一派就是和平主義者的地球人,

    大總統一派會讓玩家反感及不合理,
    主要是因為時間點不對,
    如果是等到帝國跟共和國正是入侵時,
    才祭出"零之至寶"。
    那時應該沒有人會說他不對,
    主角也沒理由阻止他吧。
    但大總統一派會提早將事情往前推,
    應該不是屎尿憋太久,
    想發洩積怨長久的那口氣,
    以大總統一派的遠見,
    應該預見往後帝國及共和國已有反制
    "零之至寶"的能力,
    畢竟女神還有七之至寶。
    先下手為強才是上策,
    那其雅能預見未來就更不用說了,
    若不提早成為"零之至寶",
    往後就是不止的悲劇在他眼前。

    但主角作為卻更為正確,
    他知道單靠力量不能造就什麼,
    從"零之至寶"消失後,
    帝國的入侵就能看的出來,
    證明只要帝國或共和國一方能讓"零之至寶"失效,
    克洛斯貝爾就會在遭到入侵的窘境,
    主角認為要打破現狀就是靠大家的信念及團結一致。
    而他也最後做到了,
    在帝國統治下的頑強抗爭的數年後,
    終於讓軍力強於克洛斯貝爾的帝國知難而退。
    並讓所有國家知道克洛斯貝爾不是好惹的,
    並心悅誠服同意獨立。(現實世界也有類似的國家)
  • 謝謝長長的回覆~

    不過其實我不能理(諒)解的是琪雅從頭到尾對支援課一字不吭的態度,一點溝通的努力都沒有,就決定了那條路。這可能是種家長自以為的優越心態吧,其實遊戲破關那麼久,我也已經失去當時那憤慨的力道了XD 但不知怎麼回響都糾結在這個小問題上...orz

    至於大總統一派採取另個作法的理由、立場,我倒是沒什麼情緒上的反彈,在整個主線政治環境的發展上,有這個結果並不令人意外。大家都成年人了(?),有不同做法也是很自然的,我對琪雅有情緒反彈其實根源於「我本來把她當小孩子看」。

    雖然你解釋了很多,卻不在我置疑的點上,但還是謝謝用心分享^^

    sagaxxx 於 2013/10/28 17:2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